您现在的位置:天津塘沽一中>> 德育处>> 班主任沙龙
班主任教育工作是慢的艺术
作者:刘晓钰  来源: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6年07月06日
 

背景:走上工作岗位第一年的我就有幸承担了班主任工作,二十岁出头的我要管教的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我只不过大他们六七岁,面对这个事实,我心里及其忐忑。心想:相识初始,我绝不能因为年轻而同他们打成一片,这样我就难以树立我的威严,以后的工作难度就会越来越大,所以对学生的要求就一个字:严。目的就一个:让他们怕我这个“小”班主任。坚持着这个想法开始了班主任工作。我总是以学生表现上的绝对驯服、物化的语言、量化的考核、扣分来衡量,把自己当成了管理工具。我也一直认为这才是对学生负责、爱他们的表现。
案例:小师同学是我班一个较难管理的学生,初次在操场见面时他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怪异的发型、频繁的小动作、喜欢接话茬来哗众取宠,三天的入学教育都是一副极其懈怠的样子,才见面三次我就已经把他归入“我的重点关注管理”名单。在自我介绍中他写道:“我叫师某某,你不需要知道我从哪里来,也不需要了解我,我们只不过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军训时跟小师同学交谈过几次,他的言语中时而透露着稚嫩,时而给人看破红尘的感觉,让我捉摸不透。接下来的相处中,我发现他极其叛逆,学校的纪律要求基本不放在眼里,自以为是,崇尚自由,喜欢绘画;但内心又十分敏感与脆弱。我能感觉出他不太喜欢我这个班主任的管理方式,我也为他的屡教不改深感心累。但每当他犯错误时,我依然是责怪他并给他讲道理,然后要求他改正。我的耐心和热情被他一次次大错小错磨没了。曾经有次因为他迟到,我质问他,在教学楼外他给我讲了一节课他迟到的原因。在开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觉得我百分之八十的精力都用在了小师同学身上,却不见起色,但我并没有放弃,更是那股年轻气盛的劲儿让我每次教育师同学时都强调一个原则,那就是:我是你班主任,你就得听我的,我就是要抹去你身上的棱角,在我面前就要服服帖帖。直到在一次运动会上,他与我发生了争执:那天早上,他没有穿校服,我质问他原因,他态度很不好地跟我解释是他妈妈的原因,总觉得他是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我说:“昨天刘老师强调过运动会一定要穿校服,你显然是没当回事。”刚想细问一下为什么是妈妈的原因,但由于周围看台上有好多学生在看着我们,我就一脸严肃地说:“运动会结束你留下来我们再谈。”没想到他情绪很激动,说:“我没时间留下来和你谈,我都跟你解释完了。”我见情况不妙,平和地说:“你先回去吧。”之后我和他妈妈电话沟通过了一次,把今天发生的告知他妈妈,顺便得知他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妈妈是位舞蹈演员,经常外出工作,工作压力大的时候就会对师同学嘶吼。最后他妈妈对于师同学对我的态度表示抱歉,并向我保证回去会教育师同学。我也没再找小师同学谈话,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关心依旧,两天一小错三天一大错的节奏并没有停止。慢慢的,我发现他的所有表现都是因为自卑,他跟我倾诉过从小学开始就被老师视为问题学生,大大小小的问题遮盖了他身上所有的闪光点,他说:“刘老师,您不觉得起码我很真实吗?就不能表扬我一下么?”这句话一直在我心里徘徊。我决定给小师同学一次机会,让他开一次主题班会,他欣然接受任务,我要求他自定主题,可以和班委合作。他把主题定为“兴趣与坚持”,班会中,他介绍了他三岁开始学绘画的经历,曾经为了一次比赛在家画了两天两夜,并向同学们展示了他从三岁起的的种种画作,让同学们刮目相看,之后同学们都叫他“大艺术家”。班里的板报、文化版、展牌等等我都会布置给他,有次放学,已经六点钟,我回教室取东西,发现师同学还在一丝不苟的画着板报,我偷偷地拍下了他的背影,趁这个机会,我鼓励他加入学校学生会工作,他采纳了我的意见。有一次他被班里许多同学误会了,很委屈,那天晚上他在QQ上主动和我沟通,说现在唯一能倾诉的人就是刘老师了,我认真的倾听,并给他理性分析,开导他,那几天我时刻关注他的思想动态。在高一最后一天上课那天晚上他给我发来了短信:对不起,刘老师,运动会那次是我不懂礼貌,过去的事不想多提,请您原谅我。谢谢您,刘老师,在我委屈无助时,关心我,在我屡教不改时,您不抛弃我。很幸运,能遇到您这样一位年轻有责任心的好老师,但我还太年轻,现在可能还无法完全理解您对我们的爱,但终有一天,我们会懂。希望您能陪我们走过这三年。看到这条信息,眼泪不禁流下来,终于体会到这一年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只是我需要慢慢等待。我给他回到:“静待花开,我会慢慢等待。所有的付出并不是为了回报,而是不忘初心。你也应该怀揣自己最初的梦想,一路前行。”
反思:慢,需要平静和平和;慢,需要细致和细腻;慢,更需要耐心和耐性……教育,作为本来就是一种慢的艺术,尤其需要合理地对待学生的不足缺陷甚至错误。教育,作为一种慢的艺术,需要留足等待的空间和时间。对此,回想我这一年的与小师同学的相处,深有体会。
“慢”而不“怠慢”。像小师这样因为成长环境的特殊,未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自暴自弃。作为班主任,我常常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缺乏足够的耐心和宽容。对此,我反复思虑着如何将他引上良性发展的轨道。如果对这部分学生“怠慢”,就意味着放弃他们,后果不堪设想;相反我认真思考,改变了自己的否定性思维。虽然他的坏习惯很难改变,但并不是不可救药;虽然他在学习方面起点比较低,但仍然可以有所作为;虽然他进步的速度比较慢,但并不等于到达终点的速度就慢。我会鼓励、启发、引导、耐心、宽容、等待,给他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使他们逐渐调整和理顺好自己的状态,再差的学生都有它的基础点,就从每个学生的具体基础点做起,自然生长点开始,逐渐延续增长,让学生体会到被尊重的喜悦,自然就会产生兴趣,而继续续下去。
“慢”需要感悟。教育是些潜移默化、潜滋暗长的东西。作为整天和孩子打交道的班主任,对待孩子,我们要有耐心,要学会倾听,要平等对待每个孩子,不能戴“有色”眼镜。在我们的教育过程中即使我们心中有不满,有怒火,都应该压制自己。静下心与孩子交流,打开孩子的心结。
“慢”需要等待。这个“慢”,要有足够的期待,足够的耐心,减少教育浮燥与功利。而作为一种慢的“艺术”,尤其需要合理地对待孩子的不足缺陷甚至错误。每个人的成长过程,就是点滴错误、点滴成绩、点滴感悟积累而至质变的过程。这个慢,也就是让孩子感受、体验过程,形成良好的习惯。对学生来说,错误是什么?错误是一种经历,错误是一种行为,错误是一种认识的暂缓,错误是一种履历性的成长资源。学会使用这种不可再生的资源,需要教师发挥慢的艺术。“教育不能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立竿见影’的背后可能就是反教育的行为,所有反教育的行为都立竿见影。”我以此作为一剂清醒剂,并时时告诫自己,欲速则不达,对待“问题”学生,要宽容,要等待,不能操之过急,更不能简单粗暴。
静待花开,教育的过程中,我们最需要等待。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5,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022-25863986,E-amil:tjtgyz@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