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天津塘沽一中>> 校庆频道>> 校友心声
我心中的烛光
作者:任宏宇  来源:校庆办公室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06年04月07日
 

 我 心 中 的 烛 光

                                                                                                                 塘沽一中   任宏宇

        人们常把蜡烛比做老师,他们耗尽自己的生命之火将光明洒在孩子们的心中。在我平凡的人生旅途中,无论是洒满阳光的日子,还是风雨如晦的夜晚,我的心中总是闪烁着他们的光辉。

        记得六十年代我刚踏入中学的校门不久,语文课上我偷偷地看小说,完全沉浸在惊险的故事情节之中,连吴永泉老师走近也没发觉。下课后他并没有批评我,而是鼓励我多读书勤练笔。不久,我的一篇习作在他的精心批改后发表在刊物上,我的心里甭提多高兴了。但绝不会想到,从此使我成为一个文学爱好者。

        上初二时,我不慎从双杠摔下,左臂骨折,徐尔贤老师到我家里看我,一字一句地给我补课,使我的学习成绩并没有因病而落下。

        1968年高中毕业,我第一批到内蒙古的一个小山村插队务农,徐老师经常给我寄书写信。原始的农业劳动是艰苦的,谷子面窝窝有时也填不饱肚子。尤其到年底,知青小组的同学都回津过年去了,水缸里的水早已冻成一个大冰坨子。我一人躺在四壁结冰的屋子里,昏黄的煤油灯下,打开徐老师的信一遍又一遍的读着“是金子总会发光,有志者何惧艰难”,这闪光的话语如股股热流涌遍我的全身。记得当时还挥笔写了几句小诗:“先忧国事后忧家,少年心事在天涯。冷眼燕雀恋屋宇,热血男儿喜攀崖。岱海水寒非无浪,鞍山春暖自有花。此去千里师莫忧,炼个金身铁娃娃……”。

         1977年全国第一次恢复高考,我以总分超过录取线90多分的成绩名列内蒙古自治区前茅,但却因早已去世的父亲有“历史问题”而名落孙山。第二年,我营养不良的儿子呱呱落地,但妻子却无奶水。每天我在车间干完最重的活,为买一斤牛奶跑到几里之外去排队去挤去抢,然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蜷缩在门外是炼铁高炉震天响的小屋里给孩子喂牛奶。大学梦,我早已不做了,那是给“红五类”子女准备的天堂,况且离高考只有不到两个月而我还没有一本复习资料。然而我高中时的班主任潘昭宪老师给我寄来了复习资料,她再三叮咛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遇”,“不要因为一片乌云遮住了蓝天,就怀疑没有阳光灿烂的明天”,“没有知识的民族是愚昧的民族,愚昧的民族是建不成现代化的”……我的这些老师都如蜡烛一般,用自己的生命之火扫尽我心中的阴霾,担负起时代的重托,给我指出奋斗的方向。但我万万没有料到,当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却同时收到了潘老师因病去世的噩耗。“蜡炬成灰泪始干”,老师啊,老师,您怎么去得这样快……我的泪不禁潸然而下。

        光阴荏苒,我也当上了教师;斗转星移,我又回到母校,又站在我的老师曾经站过的讲台前,面对着的是一张张求知的笑脸。

        我的心中又升起那片烛光。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5,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022-25863986,E-amil:tjtgyz@eyou.com